太阳树根风与月亮

一个冷漠的人

花也许不会凋落

分享慕容毓的单曲《相爱不能见》: http://music.163.com/song/445816682/?userid=74704402 (来自@网易云音乐)

回忆中

几年前高中的语文课上,我曾经听那个眉眼弯弯的女老师讲过这样一节课,她说,在进行文学描写时,对那些景物的刻画是十分必要的。

当一个人站在湿冷的空气中看着昏沉的天空时,她所能想到的关于自己和周遭的人事一定不会快乐到哪里去;当她面对着碧海蓝天,躺倒在明媚的花海里,被暖风和旭日所覆盖时,她能联想到希望、美好,以及未来最大程度的光明。或许,还会想起她人生的某个时刻,某个人,某种快乐。

这是一个人自然的联想力,从生到死,从无到有。

经历过漫长时间的洗礼,重复着并无不同的生活。我们所接触到的,是真实的人生。而那些想象力,那些情绪的起伏,是生活里一闪而过的片段。它在一个短暂的时间段,侵袭你的大脑,占据你所有的思绪,也会快速地离去,被忙碌的生活所掩盖,仿佛从未来临过。

那个眉眼弯弯的,笑起来使人如沐春风的,温婉的语文老师,此时此刻,一如既往地在和她当下的学生探讨这种问题吗。她会眯起眼睛,假装生气,将手中的粉笔头扔向最后排窃窃私语的调皮鬼吗。她会告诉她们,她也曾教过比她们更不听话的一群人吗。她们最后也会各奔东西吧。

我一直以为,对一个人最好的印象停留在当时,当她温柔的笑容和窗外明媚的阳光搭配得恰好,当她软软的语气中带着点嗔怒,当她面对着那些喜欢她又喜欢违背她的学生的无可奈何。现在我知道,对一个人最好的印象停留在分离之后的回忆中,我也终于能明白,相见不如怀念这句话里最深沉的含义。

回忆可以模糊一切当时的自我拉扯,可以使可憎的面目变得柔和,最美好的,最和谐的,回忆过滤掉愚蠢和尴尬,也同时抛却了那些不自然的、不应该的感情。

分离之后,我们不在彼此的生活里,不分享喜悦也不分享痛苦。

这人生中极短暂的交汇,若在回忆中依然闪闪发光,那必然是极其珍贵。

你把过去放在哪里?
过去

因为我们在生活里,所以无从得知,那种生活最终的归宿与结局,只能三言两语总结出一点轨迹,我开始难过起来,用上帝的视角所描述出来的,确定无疑,他说这两条平行线再没有交集,他说那是她最后一次见到谁,就真的不会再相见了。
当一个人悲伤时,就是只有一种可能时。

通常一觉醒来 又是新的一天
这种轮回与循环
造就了每一天

随便找个故事,就可以沉沦,从最开始的缘起看到最后的缘灭,看故事里的人欢笑或痛哭,看她们起舞。

随便听一首歌,就可以沉沦,歌里藏着你的心事我的感悟,急促的节奏轻快的旋律,犹如你走近又远去,远去仍入目。

随便思考一个问题,就可以沉沦,会想起你,会想起她,问题的答案藏在心脏的最深处,它时快时慢,是慢是快,回答我一个无。

已经到了说话会尴尬的地步了吗

在第一层梦境里杀了人
在第二层梦境里逃跑被警察抓住
第二层梦境意识到第一和第二都是梦

很久以后
她才知道她一直热爱的
并不是事物的本身
不喜欢那个电影
喜欢和她看电影的人
不喜欢黑夜和冷风
喜欢被信赖的感觉
不喜欢重复的挥拍运动
喜欢一起乐此不疲的人所共通的快感
推倒了积木还能再搭建
散掉了鞋带还能再系上
断掉的羁绊却不会再有牵连了

联系

向一块土地撒一粒种子
从远方飘来一阵雨
发芽
抽苗
有了笔直的驱干
阳光眷顾它
大地爱怜它
底处的蚂蚁聚集在一起
知道它是一棵树
却不清楚是颗什么树
会开出什么样的花
会结出什么样的果
它渐渐挺拔
直到长颈鹿伸长了脖子
也采摘不到树叶
直到蚂蚁老去
一代又一代地更替
曾在树下玩过捉迷藏的小孩们
如今已亭亭玉立
她们最终分道扬镳
只偶尔怀念起这遮风避雨的一隅
以及在雨天紧紧相拥住的
急促跳动的心